咨询投诉

工作报告

关于我们

商务部12335一站式服务平台利用12335热线(35 谐音商务)、网络(12335.mofcom.gov.cn)、线下活动等渠道免费为我国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提供信息咨询、企业在境外受到不公正待遇的投诉、人才培育基地建设、小微企业创业支持等一站式服务。

联系方式

电话:010-12335
邮箱:12335@mofcom.gov.cn
网址:12335.mofcom.gov.cn

在线调查

您对本网站的内容服务设置是否满意?需要作出哪些改进?欢迎通过上述联系方式向我们提出您的宝贵意见和建议。

2019-04-15

当前位置:中国外经贸企业服务网 > "一带一路"贸易畅通与企业实践


“一带一路”倡议下中国与巴西基础设施合作研究

2019-06-23 18:05:29  来源:外贸发展局
 

 

刘明

(湖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拉美研究院)

 

 

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在《愿景与行动》中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指引中国经济走出去,实现全球化布局。目前“一带一路”倡议已经覆盖了亚欧非64国,巴西等拉丁美洲国家并不在名单里面。不过,“一带一路”坚持开放合作的发展理念,“一带一路”相关的国家基于但不限于古代丝绸之路的范围,各国和国际、地区组织均可参与,让共建成果惠及更广泛的区域。2017年5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北京召开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指出,“拉丁美洲是‘一带一路’的自然延伸”。这一重要论断,明确地表明了中国将拉美纳入到“一带一路”倡议之中,阐明了拉美与“一带一路”存在“天然的关系”,为中拉双方合作指明了前进的方向。作为拉丁美洲最大的国家,巴西是“一带一路”在拉丁美洲的发展重点。巴西的基础设施建设是中国海外基础设施建设战略布局的重要一环,也是“一带一路”倡议重要的服务对象。我国通过与巴西的基础设施合作,力图通过道路等方面的互联互通,实现政策上的相互沟通、贸易上的畅通无阻、资金的顺利融通以及民心相通,助力我国“一带一路”在巴西的推进。

一、巴西基础设施建设与“一带一路”的对接

基础设施方面的互联互通是“一带一路”倡议的优先领域,巴西的基础设施建设与“一带一路”倡议紧密对接,不仅有利于巴西基础设施建设,也强化了“一带一路”在巴西的落实,促进中国企业走进巴西。这种对接主要体现在:

第一,巴西基础设施相对滞后,为我国“一带一路”倡议在巴西的实施创造了机遇。巴西是世界重要的农牧产品出口国,国内资源丰富,但基础设施的滞后严重制约着巴西未来经济增长,基础设施服务供给不足正在成为巴西与其它新兴经济体不断扩大差距的关键。按照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竞争力报告2017-2018》的数据显示,巴西的基础设施世界排名为73。其中基础设施总体质量排名108,公路质量103,港口质量106,均处在所调查国家(137国)的靠后位置。 而与其它主要发展中国家相比,巴西在基础设施建设数据方面也比较落后。但巴西市场规模排名第10,名次较高,说明基础设施建设有很大发展空间。巴西货物市场效率(Goods market efficiency)排名为122,说明基础设施建设效率不高是主要原因。基础设施的落后促使巴西寻求与外界的合作,从而为中国的“一带一路”在巴西的实施创造了机遇。

第二,基础设施建设是巴西政府的重点发展领域,从而加强其参与中国“一带一路”的愿望。巴西政府意识到了本国经济发展中的这根软肋,近些年一直在大力推行各种计划以刺激推动基础设施建设,但效果不甚乐观。如推行“加速增长计划”,力图通过加快基础设施建设拉动经济增长。巴西政府还实行“现在,是进步”计划(Agora, é Avançar),这是一个新的公共工程项目,是针对2017到2018年的基础设施项目提出的,力图刺激经济增长,创造就业岗位。主要包括7000个投资总额达42亿英镑的项目。巴西的“加速增长计划”在2017年8月又额外增加了57个项目,主要涉及港口和航空部门基础设施建设。巴西的“加速增长计划”在2017年8月又额外增加了57个项目,主要涉及港口和航空部门基础设施建设。但是,巴西政府的这些努力并没有使该国的基础设施状况得到根本好转。究其原因,除了腐败和管理等方面的痼疾之外,资金和技术的缺乏是主要原因。我国在基础设施建设上的资金和技术方面具有较大优势,且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的指引下大力开拓海外市场,非常符合巴西政府发展本国基础设施的强烈愿望。因此,巴西对“一带一路”持欢迎态度,并表现出积极的参与意愿。

第三,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在巴西具有很大的施展空间,是展现其作用的重要舞台。巴西与中国在一些方面十分相似,如巴西内陆地区水电资源丰富,但主要用电市场却在南部和东南部,存在远距离高压输电的问题,中国的相关技术能够更好地解决这个问题。另外,中国青藏铁路、三峡大坝以及港口修建的经验都能直接惠及巴西的基础设施建设。“中国制造”以及“中国智造”已经成为中国基建企业进军巴西市场的利器,巴西市场成为中国企业海外发展的重要用武之地。以设施联通为重要特征的“一带一路”倡议也必会在此背景下,在巴西取得更大的进展和成就。

最后,加强“一带一路”与巴西基础设施建设的对接,是我国深化中巴全面合作伙伴关系、提升双边合作质量的务实之举。我国与巴西同为金砖国家、亚投行、二十国集团以及诸多国际组织的成员,且都是当今世界重要的发展中国家。但是,中巴之间的合作还有待深化,合作质量还有待大幅度提升,其中重要的方面之一就是基础设施的联通。巴西是我国最重要的大豆、肉类等农产品进口来源国,但由于巴西公路和港口设施落后,大幅度提升了运输成本。还有,巴西国内由于基础设施落后,导致沿海与内陆之间的交通联系依然比较困难,这不仅有碍于巴西地区均衡发展的实现,也对我国深入巴西内陆进行投资和发展造成了巨大障碍。因此,将巴西纳入到“一带一路”倡议中,切实加强巴西基础设施建设,有助于中巴两国更好地开展合作,实现互通互融,为中巴关系的更好更快发展助力。

但是,巴西基础设施建设与“一带一路”的对接存在重大难题,尤其是在经营理念上。很多参与“一带一路”建设项目的中国企业更青睐“政府搭台、国企唱戏、国家兜底”的投资模式,而拉美国家则多倾向“公开招标、设计—建设—运营、风险共享”等“西方投资模式”,二者对接势必要经历艰难磨合。不过,这并没有阻碍中巴基础设施合作的主流,双方在交通、电力、网络等部门展开了形式多样的合作,强化了中巴务实合作以及中巴命运共同体建设。

二、中国与巴西基础设施合作的实践与特征分析

基础设施合作是中国与巴西双边合作中的重点领域。在中国和巴西政府和企业的大力支持与努力下,双方在道路建设、港口维修、电力基础设施以及网络建设等方面合作频繁。这些领域是巴西基础设施建设中最为薄弱的环节,因此两国合作对巴西的促进作用不言而喻。

(一)道路基础设施建设规划:中巴基建合作的重要方向

以铁路、公路的修建为代表的道路修建与改造是中巴基础设施合作的重要方向。实际上,巴西的铁路里程并不算少,但有很大一部分是专门服务于出口部门的,且线路老化,轨道标准也不统一,无法形成四通八达的铁路交通体系。另外,在20世纪50年代后,随着巴西政府对公路建设热情的升温,铁路建设不再成为政府基建的核心任务,导致大量铁路基建设施被废弃,巴西的铁路建设因此停滞不前。但随着巴西国民经济的发展以及国家一体化发展的巨大需求,铁路基础设施的重要性日益重要。巴西的公路建设同样不容乐观。巴西公路质量较差,劣质沥青、建造失误、缺乏维护、超重货运,导致卡车运营成本增加,增加了运输时间,进而导致货运成本的整体增长。在收获时节,堵车导致货物的新鲜程度受到很大影响,不利于巴西农业国际竞争力提升。在世界经济论坛指数中,在148个受调查国家里,巴西在基础设施质量方面排名第114位,在道路质量方面排名第120位,在铁路基础设施方面排名第103位, 改善巴西的道路基础设施已经迫在眉睫。

道路基础设施的落后迫使巴西政府做出一些努力以改善道路运输状况。巴西政府曾在2012年8月推出总投资达1330亿雷亚尔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为期25年,计划修建7500公里公路和1万公里铁路。 2017年6月,巴西通过了752/2016号临时措施,以在联邦、州和各市的铁路和公路等部门做出一些重要的改变。巴西政府的经济加速增长计划中也提到了加强铁路和公路的修建。不过,巴西由于缺乏资金和技术支持,加之管理效率低下以及腐败行为,铁路建设依然十分滞后。

针对巴西国内道路基础设施落后的状况,巴西意识到“一带一路”会为巴西的道路建设带来重大机遇,于是加强了与中国在道路基础设施方面的合作。继续加强和完善两洋铁路的修建是两国道路建设合作中的重要组成部分。2015年,中巴两国发表联合声明,强调开展铁路领域合作对南美建设一体化和可持续的基础设施网“至关重要”。该铁路的修建将会显著减少巴西的农田谷物运送到中国消费者那里的时间和成本。 尽管最近几年巴西政局动荡,且环保、工会等势力对政府和中国企业施加巨大压力,两洋铁路的修建计划一再出现波折,但中国以及巴西各级政府一直都重视该铁路的建设,力图实现巴西段与秘鲁、玻利维亚等国的全线贯通。2017年,中国和巴西达成了价值20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基金,主要用于铁路建设,进而促进两国之间的贸易。在2018年7月南非约翰内斯堡峰会上,习近平主席与巴西特梅尔总统积极探讨“一带一路”倡议同巴西“投资伙伴计划”等发展规划对接,推进标志性项目的顺利进展,从而为两国的道路基础设施建设注入了新的动力。

(二)港口的建设:“一带一路”的重要对接点

巴西是世界上主要的农矿产品出口大国,这些产品的出口大多需要经过海港运输到世界各地,因此港口建设与改造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但巴西港口建设也比较糟糕,航运效率低下,费用偏高。缺少码头、货运中转站、运河等设施,也缺乏完善的航运规章制度来提高航运效率。巴西港口的海上入港水道问题较大。由于入港水道过浅(不足15米)以及海湾、泊位和码头发展缓慢,巴西的13个公营港口无一具备停泊大型船只的能力。另外,巴西港口物流服务质量整体低下,且很多商船需要等候很长时间,货物运输效率很低。这对巴西这种国民经济高度依赖出口经济的国家是重大的缺陷。而其与公路和铁路基础设施相比,巴西政府对港口设施的建设和维护要少,导致巴西港口的货运流量受到很大影响。巴西政府曾在2015-2018年总共1984亿克鲁塞罗的物流投资计划中,投资港口374亿以拉动港口建设,但效果不大。

中国是巴西港口建设的重要合作方,为巴西港口建设与维护做出重要贡献。“一带一路”的推行更为中国巴西的港口建设合作注入新的动力。 2017年9月,中国招商港公司(China Merchants Port)收购了90%的TCP(巴西巴拉那瓜港口项目),后者以29亿巴西雷亚尔的价格管理巴西第二大最繁忙的集装箱港口巴拉那瓜码头(Terminal de Conteineres de Paranaguá)。进入2018年后,两国间的港口合作又取得新进展。2018年3月16日,中巴两国举行圣路易斯港项目奠基仪式。该港口项目总投资超过7亿美元,建成后主要运输粮食、油品、纸浆、化肥等货物。中国驻巴西大使李金章在致辞中说,圣路易斯港项目承载了中巴两国领导人的厚望,有望成为“一带一路”对接巴西和拉美的示范工程和重要枢纽,促进中巴乃至中拉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实现联动发展。以该项目为契机,马拉尼昂州政府表示将继续大力支持和推动中资企业在该州开展互利共赢、优势互补的合作,充实中巴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内涵。尽管中国参与建设的巴西港口还很有限,但中国对巴西港口的投资和建设取得了一定成功,投资和发展前景也比较广阔。圣路易斯以及巴拉那瓜等港口的出口量也迅速壮大,为巴西经济尽快恢复、巩固巴西农矿产品出口大国地位创造了良好条件。

(三)电力基础设施建设:中国经验在巴西的成功复制

巴西是世界上重要的水电大国之一,也是存在远距离电力传输问题的国家。根据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竞争力报告2017-2018》的数据显示,在所有137个国家中,巴西的电力供应质量排在84位。总的来说处于中下游水平,电力供应水平急需提升。巴西曾在2014年提出“大众用电计划”,一是将输电线路普及到东北部、北部等贫困地区,二是将亚马逊地区丰富电力资源输送到东南部经济发达地区。但巴西边远地区的用电需求依然得不到满足。中国近些年在电力传输建设方面成绩斐然,电力传输技术已经成为中国技术走出去的核心竞争优势。且中国与巴西都存在远距离输电等问题,这就为能够适应巴西环境和条件的“中国制造”技术走进巴西奠定了良好基础。

在超远距离特高压输电技术方面,由于世界其它多数国家并没有这一需求,也就没有开发这一技术的动力,所以中国是为数不多的几个能为巴西提供此种技术的国家,这一近乎垄断性的技术为国家电网中标巴西美丽山水电站特高压直流输电项目创造了条件。2015年7月,国家电网独立参与竞标并成功中标巴西美丽山水电±800千伏特高压直流送出二期特许权经营项目,项目特许权经营期限30年,成为国家电网首个在海外独立负责工程总承包(EPC)的特高压输电项目。该项目是国家电网首个在海外独立投资、建设和运营的特高压直流输电工程,是“特高压+清洁能源”在巴西的示范工程,将助推“一带一路”建设在拉美地区的布局和落实。项目的顺利实施标志着中国特高压技术、装备和工程总承包“走出去”取得重大突破,实现了国家电网公司品牌与技术支撑世界能源绿色发展,深化了中巴友好互惠合作。此外,在2017年1月,中国国家电网公司收购巴西CPFL能源公司(该国最大的私营电力公司)的23.6%、价值18亿美元的股权。国家电网还与巴西企业共同主持修建马托格罗索州巴拉纳伊塔-克劳迪亚三期(Paranaita -Claudia C3)输电线项目,目前已达成协议,预计2021年竣工。

中国十分重视对巴西的电力投资,三峡集团颇具代表性。2015年11月,中国三峡赢得了巴西两个主要水电项目(朱比亚(Jupiá)和单岛(Ilha Solteira))的为期30年的特许经营权,总产能近500万千瓦,支付了138亿巴西雷亚尔。该公司现在是巴西第二大私营电力运营商,装机容量为600万千瓦。三峡集团还参与巴西帕拉州塔帕尤斯(Tapajos)水电站建设,目前正在规划阶段,预计2025年竣工。除了三峡集团,中国山东电力工程咨询研究院有限公司与巴西方面共同修建南里奥格兰德州的南帕姆巴(Pampa Sul)热电厂,目前正在建设中,预计2019年竣工。

当然,中国与巴西之间的基础设施合作绝不仅限于这三方面,在网络通信、城市基础设施建设以及航空设施等方面,中国都是积极的参与者。如在巴西的4G网络建设中,7张网中有6张是华为参与承建的。中兴通讯在巴西的发展则从与政府合作入手,为交通、教育、电力等行业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通信技术支持。 另外,中国百度公司还推出了葡萄牙语搜索引擎检索方式,不仅方便了巴西民众,还使我国互联网企业进一步打入拉美。

通过以上论述,我们可以看得出中国与巴西之间的基础设施合作主要包括以下特点:第一,物流系统的基础设施建设是合作的主流。无论是道路建设、港口建设,还是电力传输系统的完善,其目的都是强化巴西的物流体系,力求达到全国范围内的畅通无阻。与中国的合作有助于解决困扰巴西物流系统建设的资金和技术难题,使巴西内陆与沿海地区的联系更为通畅。

第二,公私合营是主要融资方式。在《中国对拉美和加勒比政策文件》中,中国政府鼓励积极探索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PPP)模式等新的合作方式,促进拉美基础设施互联互通。该文件推动了中国企业利用这种公私合营的模式来加强与巴西的基础设施合作,不少中国基建企业纷纷试水并强化对这种模式的运营。PPP项目的兴起对于中国基础设施企业的融资、风险控制、项目管理、市场认知等能力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就是说,该模式对中国巴西基建合作既是重大挑战,更是提升两国合作质量、巩固中国在巴西基建行业中的地位的必行之路。目前在该合作模式的指引下,两国基建合作势头良好,同时两国还积极探索更多的模式来加强务实合作。

第三,中国大型国有企业是先导,资金技术实力雄厚。从事中巴基建合作的中方企业多是大型国有企业,如国家电网、三峡集团、葛洲坝集团等,这些企业不仅资金技术实力毋庸置疑,而且长期从事于国外基础设施建设,抗风险能力也相对较强。除此之外,华为等大型私企也逐渐抢占巴西通信市场,通过承建巴西网络来扩大其在巴西的影响力。在这个过程中,由中国大型企业所带来的中国智造和中国制造不仅应用于巴西基础设施建设,而且通过这些道路、网络等深入到巴西乃至拉美国家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第四,就“一带一路”倡议而言,中巴基建合作现在仍处于初级阶段。“一带一路”力图实现“五通”,即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两国间的基础设施合作目前主要处于强化设施联通阶段,政策上的沟通愈加频繁,但在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方面还有待加强,距离实现民心相通更是相去甚远,还远未达到“一带一路”的要求。另外,巴西虽然对“一带一路”倡议以及亚投行等基础设施倡议比较积极,国内对基建的需求与日俱增,但由于国内政治状况波澜不断,巴西政府行政效率较低导致基建项目审批等程序进展缓慢,以及政府中一些团体对中国企业进入巴西并未持友好态度,致使双方合作困难重重,从而严重影响了双方合作的效果。

三、“一带一路”背景下中巴基础设施合作的前景展望与对策建议

尽管中巴相距遥远,在人员往来以及设施运输等方面不甚方便,但由于巴西市场规模和需求巨大,基础设施相对落后,以及中巴战略合作关系的不断深化,两国间的基础设施合作的前景十分乐观。但基于语言文化、制度政策等方面的因素,两国的合作充满着不确定性,一些项目半途而废、前功尽弃的风险依然存在。

首先,物流基础设施建设在今后一段时期仍是巴西政府重点建设的目标,也是中巴合作的重点领域。罗塞夫时期,巴西政府曾接连推出两期物流基础设施投资计划。尤其是在2015-2018年巴西物流投资计划中,规定在2015-2018年投资692亿雷亚尔,2018年后投资1292亿雷亚尔。这总共1984亿雷亚尔的投资中,其中公路661亿,铁路864亿,港口374亿,机场85亿。但是,尽管巴西政府在政策上积极支持,而巴西由于在物流产业缺乏培训和供应链操作技术工,很多学校缺少相关方面的课程以培养合格物流人才,导致物流管理人才不足已经成为一个突出的问题。物流供需规划几乎形同虚设,大多是现货买卖交易,供需关系走势难以预测。而中国在物流基础设施建设和规划等方面有着相对优势,在“一带一路”的指引下,中国企业投资巴西等国基建产业的愿望十分强烈,加强物流领域合作是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双方基建合作的重点。

其次,在地域和行业上,内陆边疆地区以及海洋领域的基础设施建设将会成为合作的重点。巴西是一个在人口、经济、基础设施等诸多方面都存在高度的地区发展差异的国家。南部和东南部地区基础设施建设相对好些,东北部和北部地区严重滞后,即使是在以“大豆繁荣”著称的经济迅速发展的中西部地区,基础设施建设依然远远落后于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而这些地区是中国农矿产品的重要进口来源地,也是巴西水电资源集中的地方,基础设施缺口远比南部东南部发达地区要大得多。中国在内陆边疆地区基础设施建设中积累了丰富经验,尤其是青藏铁路等一系列大型基础设施的修建更为中国致力于巴西内陆边疆地区的道路建设等提供了技术等方面的支持。中巴未来的合作将更多扩展到这些地方,而不仅仅局限在一些港口和重要城市之间的联通。此外,两国在海洋工程机械、海底石油开采以及南极考察站建设等方面的合作也是两国努力的方向。

最后,中国依然是未来巴西基础设施合作的最主要国家之一。巴西基础设施建设急需资金和技术,且必须符合巴西特殊的国情,这就决定了能够切实为巴西提供基建服务的国家屈指可数。随着美国特朗普政府保守的经济政策,在短期内对巴西基建实行大规模支持的可能性不大。欧洲、日本等国与巴西国情相似度不高,巴西所需的一些关键技术在这些国家并不存在(如远距离输电等),其合作领域也十分有限。印度、南非等国自身基础设施都成问题,更是无暇他顾。因此,以“一带一路”倡议引领下的中国企业,本身具备较为先进、雄厚的实力,又有进一步加强与巴西合作的意愿,自然成为巴西政府的主要选择,且在未来数年内不会有太大的改变。可以说,无论之后巴西政局有多大的变数,巴西政府和民众设置的障碍有多大,巴西在基础设施方面对中国的依赖不会有实质性减弱,深入合作依然是大势所趋。

基于对未来中巴基础设施合作前景的分析,结合“一带一路”倡议,我国应在以下几方面做出切实努力。第一,在大力推进中国标准国家化的前提下,进一步加强设施畅通建设。目前,我国进军巴西的基建企业存在着技术标准与巴西不符、语言文字方面障碍较大等突出问题,降低了双边合作效率,影响了巴西基础设施的畅通状况,因此加强双方标准互认以保证设施畅通至关重要。要根据《标准联通共建“一带一路”行动计划 (2018-2020年)》的相关要求,在巴西的铁路、港口、电力、通信等领域打造更多的标准化示范项目,并实施一批援外标准化培训项目,进而推动中国标准在“一带一路”倡议中的应用。开展标准外文版制定,并努力实现中国标准与巴西标准之间的协调与对接。与此同时,积极推动国家间标准化主管机构开展标准互换互认和标准比对工作,努力提高标准一致性程度。通过两国在技术标准等方面的紧密对接,实现中巴基础设施建设的顺畅进展,让巴西基础设施的联通性更强。

第二,实现两国政府相关部门之间紧密的政策沟通,努力消除偏见与顾虑。中国进一步加强与巴西各派势力和部门的沟通和协调十分必要,以消除巴西方面对中国的偏见。尽管巴西政府很多部门都赞成加强与中国关系,持友好态度,并认为两国之间是合作伙伴而非竞争关系,要下大力度促进关系改进而并非阻碍关系发展,如农业部和相关出口部门,但这种立场却受到来自圣保罗工业联合会以及国家工业联盟等机构的掣肘。他们认为中国对巴西构成威胁,尤其是在工业方面。 2004年,巴西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但并未得到中国对巴西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地位的承认,导致巴西的一些部门对中国更是颇有微词,加大了政策上的沟通障碍。这些部门尤其是工业部门以及相关团体是巴西基础设施建设任务的主要执行者和管理着,因此中国必须要加强与他们之间顺畅的沟通与协调,减少来自于他们的人为障碍。对此,我国与巴西政府各部门之间应充分利用金砖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巴西企业家委员会、巴西贸易与投资促进局等实现政策上的更好沟通,消除巴西方面的不信任与消极情绪。

第三,通过多种融资方式和合作平台以实现合作的资金融通。PPP(公私合营)模式是当今巴西基础设施建设的主要合作模式,中国在这方面已经做出较大努力并取得一定效果。此外,中国与巴西之间的合作还应适当引入BOT(建设-经营-移交)、DBFO(设计-承建-投资-运营)等模式,根据巴西各地区、基建各部门的具体状况选择相应的融资方式。这些合作模式的实施不仅会为巴西带来基建发展所需的资金,还会指引我国海外基建资金的合理流向和分配,对两国之间实现资金的合理有效利用大有裨益。在平台方面,中巴双方要继续在“1 + 3 + 6 合作新框架”和“3× 3 合作新模式”下,重点以“中拉基础设施合作基金”、“中拉产能合作基金”、“中巴产能合作基金”、“中巴基础设施合作基金”等平台为主,充分发挥“丝路基金”的积极作用,同时努力争取世界银行、美洲开发银行以及其它国际开发与援助机构的资金支持,拓宽融资渠道,从而更好地实现基建合作的资金融通。

第四,重点支持巴西农矿产品产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实现中巴贸易的畅通无阻。中国加强与巴西基础设施合作的主要目的之一是更为便捷地获取巴西的大豆、铁矿石以及咖啡等农矿产品,因此进一步加强这些农矿产品产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对中国至关重要。目前,巴西大豆主产区马托格罗索州为代表的中西部地区以及东北部铁矿石产区等地的交通基础设施依然滞后,尽管巴西政府重点实施了一些计划,如修建一些“大豆公路”等,但由于深居内陆,运输问题依然突出。因此,中国与巴西应在重点地区实行特殊产品的交通建设计划,将农矿产品源源不断地运送至巴西港口。但同时应加强与其它交通干线的联通和建设标准的统一,避免造成巴西历史上那种交通线较多但各自为政的局面。另外,中巴双方应加强与秘鲁、哥伦比亚、智利、厄瓜多尔等太平洋沿岸国家以及玻利维亚等内陆国之间的联通,以两洋铁路等基建项目为契机,进一步将南美太平洋和大西洋两侧联通,从而突破巴西一国范围,不仅中国能够从中受益,巴西也可以加强与亚太各国的贸易联通,中巴之间的贸易更能畅通无阻。

第五,通过环境保护、语言学习、智库建设等多种方式实现民心相通,进而为基础设施合作打下民意基础。目前中巴基建合作中,巴西民众的反抗情绪是合作中遇到的重大阻碍之一。之所以会出现这种状况,主要在于中国与巴西之间在语言文化、国情研究等方面对对方的了解和认识还远远不够。而环境问题更是为民心相通设置了重大障碍。巴西很多当地居民以及工会势力、环保人士和组织等对中国在巴西的基建活动颇有微词,认为这牺牲了当地居民的生存环境,危及当地可持续发展。对此,中国应在合作中更为重视环保,以赢得巴西民众以及相关团体的理解与支持。同时,中国的高校和研究机构应继续加大对巴西等国别问题的研究,力争培养更多精通葡萄牙语、掌握巴西历史文化与法律的专门人才,为中国企业在巴西的基建合作做出科学决策,并做好“一带一路”思想的“传教士”角色,把中国的发展理念和“一带一路”的精神向巴西民众宣传,消除他们对中国的猜忌和疑虑,强化中巴“命运共同体”意识。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赢得巴西的民心,进而不断加深中巴两国人民之间的感情与友谊,实现民心相通。

最后,应在“一带一路”背景下鼓励中国更多的省份加强与巴西的基础设施合作。目前我国与巴西基建合作主要集中在广东、浙江、湖北等省区的个别大型企业,大部分内陆省份以及东北地区与巴西基建合作很少,政府对发展与巴西合作的积极性还有待进一步提高,也很少将其与巴西等拉美国家的经贸合作视为施政重点。但这些省份在道路、港口、电力等方面的基建经验以及一些企业所具备的资金技术优势对于巴西的基础设施建设以及中巴关系的全面深化大有裨益。积极引导这些省份加强对巴西基础设施市场的重视程度,充分利用友好省份和友好城市发展的契机,实施相关省份与巴西的对口支援项目,让这些省份同享“一带一路”与巴西对接的红利,实现中国各省市在发展对巴西基础设施合作上的“均衡发展”,是“一带一路”与巴西全面对接的必然要求,也是巴西基础设施建设、中巴战略合作关系能够全面提升的重要保障。